Latest News : 亮瞎双眼的那些年!

核电站发生事故还有多远?

乱弹 admin 882 views 0 comments

转载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73625

作者:知乎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73625/answer/4519671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不管是全国性的核产业安全状况还是单个核电项目的安全检查,很少公布信息。原定一年内完成的监督机构扩编直到三年后的福岛事故助推才实施。台山核电项目的安全监督和透明运营全靠法国合作者。合建项目的工程致命安全隐患全靠合作伙伴提醒。

导语: 近日“法国提醒广东台山核电站钢材隐患”的新闻受人关注,其实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而中国这个核电项目让外国合作者见识到的部分不乏敷衍与黑箱。

中国加入《核安全公约》与《乏燃料与放射性废弃物管理公约》后对缔约国递交的至少七份国家履约报告,只有一份向公众公开,黑箱程度在远东地区签约国中独一无二

不论核电项目大小,中国官方很少公开信息。从全国宏观层面来说,中国于1996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安全公约》、2006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乏燃料管理与放射性废弃物管理安全联合公约》,按这两个公约的规定,每三年中国必须提交一份陈述如何履约的国家报告。而按环保部、国家原子能机构、辐射防护研究院等相关政府部门的新闻稿来看,中国已经提交了至少五次《核安全公约》国家报告、两次《乏燃料与放射性废弃物管理公约》国家报告,每次都成功通过。但用各种搜索引擎检索后,就会发现相关报告只有2001年中国《核安全公约》国家报告完整版能从国家核安全局的网站上下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网络版“核废弃物管理资料库”中,也可以发现《乏燃料与放射性废弃物管理公约》的远东地区成员国中,只有中国不公布报告完整内容。

同类项目上,法国官方检查弗拉芒维尔核电站140次,公布详细描述每次过程结果的报告数百份,因安全停建两次;中国官方检查台山核电站次数不详,公布相关材料9份,有问题也一直大干快上。

从单个微观项目来说,全世界在建的核电堆有72个,现在中国有28个,但在“国家核安全局”与环保部“核安全管理司”的网站上,只有“核安全管理司”从2005年到2013年的年报里以简表形式概略描述国内所有已运行、在建的核电站与实验堆的监管实践状况。具体到台山核电站而言,2014年彭博社的报道,以同由法国公司参与营建的法国弗拉芒维尔核电站与中国台山核电站相对比:法国监管机构自2007年以来对弗拉芒维尔项目进行了140次检查,在网站上公开了数百份报告与函件,详细描述每次监察的过程和结果,因营建过程中安全不达标停建两次。而中国监管机构在网站公布的关于台山项目的材料“只有9份”,检查次数不详,水泥等有问题也没耽误大干快上。

中国官方2009年宣布于2010年底前将核安全机构规模从两百人扩到一千人,直到福岛事件后2012年突击扩编才达到目标

2014年法国核安全监管专员菲利普·贾米特在法国议会作听证时,告诉议员们“不幸的是,中方的合作并未达到我方预期的水准,其中一个原因是中方的核安全监督部门缺少手段,他们的人力不堪负荷”。中国官方不给核安全监察机构配够人力,也是经年不改。根据《纽约时报》2009年报道,当年中国官方宣布要在下年底前将核安全机构的雇员人数从200人扩充到1000人。但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系主任的文章,他2010年到访中国时,有关官员告诉他中国核安全机构的职员仍只有300人。美国官方监督104个运营中核电机组的官方机构“核管制委员会”雇佣了3709人,相比较下,要等到福岛核事故后,监督近50个运营中与在建核电机组的中国核安全局及其下属机构的编制才在2012年突击扩编到1000人。

台山核电站作为中国出力、法国出技术的合建项目,中方不向法方提供工程进展,法国监管者向中国合作方和核安全机构打电话发传真没人理

广东台山核电站项目作为中国国内最晚近的中外合建核电项目,受全世界瞩目最多,因为外国人相信只有从这个项目才能得知可确信的中国核电安全的监管效率与透明程度。但结果是法国方面对项目安全监督和透明程度比中方要上心得多。

法国的电力国企“法国电力集团”与“阿海珐”公司等在芬兰有与台山相似的核电站工程:法国企业提供第三代“欧式压水堆”技术和关键部件、原料,当地合作者负责出力修建。但根据2014年6月《福布斯》杂志的报道,法国核能监管机构“核安全局”国际关系部门的负责人史蒂芬·帕勒表示:“要知道台山工程具体进展如何,一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欧式压水堆’的控制上,我方与中国未能建立起与芬兰的类似合作关系”。根据彭博社的相关报道,法国方面发到“中国核安全局”寻求回应的电话和传真都没有下文。“中国广核集团”,即与法国合作建造台山核电厂的公司,也未回应法国方面提出的问题。

2014年,法国核安全督查员以强烈措辞向上级报告:台山核电厂保养大型组件远不达标。

台山核电站的严重安全缺陷基本都是由法国方面警告中方,最近的钢材材质警告并非首次。2014年3月,法国电力集团的核能安全督察员让·坦都奈特向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递交年度报告,详细描述了他于2013年年中访问台山核电厂发现的情况。在报告中他指出“台山厂诸如泵与蒸汽电机等一些大型组件保养水平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以该企业在芬兰与本国弗拉芒维尔地区营建的核电站标准而言,台山厂“远不达标”。英国剑桥大学核能硕士班的主任、核能工程师托尼·罗斯通说,法方监督人员的警告和批评措辞明显超过欧陆各国核能机构评价他国项目时的“软绵绵”外交辞令。

福布斯专栏附上:::

Will China Export The Next Chernobyl?

6/22/2014 @ 7:24

A French nuclear regulatory official, in uncharacteristically blunt language, last week publicly voiced concerns about the construction of a nuclear generating station in Taishan, in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There, 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 a state enterprise, will soon complete and operate a generating station with two 1,750 megawatt reactors developed by Areva, the French company. Electricite de France is overseeing the project, about 80 miles west of Hong Kong, and is a 30% owner of the operating entity.

Each of the Taishan units will have twice the generating capacity of the average reactor and will be the largest in the world. The European Pressurized Reactors, as the units are known, have not been put into commercial operation before. China’s EPRs are expected to go online next year, well before identical units in France and Finland, now under construction.

The EPRs in Europe are about four years behind schedule. In China, there have been delays, but Taishan, costing $8.3 billion, is proceeding significantly faster than the French or Finnish projects.

Is the quick pace in China a good or bad sign? “It’s not always easy to know what is happening at the Taishan site,” [said](http://www.bloomberg.com/news/2014-06-18/french-nuclear-regulator-says– china-cooperation-lacking.html) Stephane Pailler of France’s Nuclear Safety Authority. “We don’t have a regular relationship with the Chinese on EPR control like we have with the Finnish.” Pailler’s comments echoed those of Philippe Jamet, a French nuclear safety commissioner.

“Unfortunately, collaboration isn’t at a level we would wish it to be,” he told French legislators this February, referring to the Chinese.

Not everyone is a critic, however. Areva Chief Operating Officer Philippe Knoche tells us China’s nuclear regulator “is extremely demanding.”

Knoche could be correct, but it certainly appears Chinese inspectors have far too much to do. “One of the explanations for the difficulties in our relations is that the Chinese safety authorities lack means,” Jamet said. “They are overwhelmed.”

To their credit, Chinese leaders, in the wake of the March 2011 Fukushima disaster in Japan, suspended approvals for nuclear generating stations and ordered thorough checks of facilities both under construction and in operation. Yet now China is in full-steam-ahead mode, and countries downwind have to be especially concerned. At the moment, 28 of the [72 reactors under construction in the world](http://www.iaea.org/PRIS/WorldStatistics/UnderConst ructionReactorsByCountry.aspx) are in China, and Beijing is about to issue additional approvals. No nation is building more nuclear plants at this time. Second-place Russia is only constructing 10.

Not only are Chinese companies constructing reactor projects in China, they are beginning to export them. The first customer is neighbor Pakistan, which is buying an advanced Chinese model that will be the first of its kind. Pakistanis are worried that the untested reactors, based on a Westinghouse design and built largely with indigenized parts, will imperil Karachi’s 20 million inhabitants.

And China has ambitions that go far beyond Pakistan, its decades-old friend. Chinese state enterprises will take up to a 40% interest in Hinkley Point C, a station with two EPR reactors to be built in the southwest of England, near Bristol. And last week Britain [signed an agreement](http://www.world-nuclear– news.org/NP-UK-government-paves-way-for-Chinese-nuclear-plant-18061401.html) with China to allow that country’s companies to build, own, and operate Chinese-designed nuclear power plants in Britain. Three Chinese state enterprises are also thinking of projects in Turkey, Brazil, South Africa, and Argentina.

Many think Chinese enterprises will eventually succeed. “China has all the necessary ingredients for success in global nuclear power expansion,” [says](http://www.scmp.com/business/china-business/article/1439934/3-chinese– state-firms-looking-build-nuclear-plants-abroad) Kim Young-joon of law firm Milbank, Tweed, Hadley & McCloy. “It has relatively strong operational safety records, strong government, and deep capital resources.”

China certainly has the money, but its safety record is unknown, at least to outsiders. Beijing officials have reported few problems in the 22 years China has been generating electricity from the atom, but it is not entirely clear they have told us everything. “The workings of China’s atomic safety authority are a total black box,” says Albert Lai of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a think tank in Hong Kong. “China has no transparency whatsoever.”

Moreover, China’s three nuclear enterprises would be stretched thin by an export push. They cannot provide the full “ecosystem” of post-completion support and do not have enough personnel even for the construction phase. It is, therefore, unlikely they can muster the resources for their full-court press overseas.

Even at home, there are big question marks. Li Yulun, a former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 [has expressed concern](http://www.scmp.com/business/china-business/article/1325973/china– nuclear-plant-delay-raises-safety-concern) that Chinese companies working on reactor projects do not share Beijing’s emphasis on safety. Furthermore, the State Council Research Office has raised doubts about the accelerated pace of reactor construction in China. China, we have to remember, is the country where everything gets built ahead of schedule, but “tofu” buildings fall down, new bridges collapse, and just-laid train tracks warp.

So why are Chinese regulators not answering their phones when the French call to talk about Taishan? Maybe they’re overworked, as Jamet, the French nuclear safety commissioner, suggests. And maybe there are intractable problems at the plant that officials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From what little we know, Taishan has already had its share of difficulties. For instance, a French safety inspector during a visit last year saw steam generators and pumps not maintained “at an adequate level.”

Or maybe Beijing’s regulators are merely displaying the arrogance that seems to typify Chinese officials recently. We can only speculate as to the reason Beijing does not want to talk about Taishan.

Yet we can be sure something is wrong, so we have to be concerned that there could be another Chernobyl in our future, either in China or at a Chinese plant soon to be built elsewhere.

作者:相信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73625/answer/14856253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核电是美国系在日本脖子上的拴狗链,却被一个中国人解套了
2016-07-12 法律天使

作者:吴辉
来源: 武连峰-好文共赏

核电是美国系在日本脖子上的拴狗链,却被一个中国人解套了

(按:本文作者吴辉,是一位中国的环保学者,他在日本福岛事故之后,深切反思了核电可能毁灭整个人类的后果。2011年4月3日,他发表《反核电宣言》,日本读卖新闻随后两次对他采访,他因此提出了两个核心观点,第一,任何安全设计都经受不住人为事故和自然灾害的袭击。第二,仅仅考虑40年运行期间的安全,而忽略20万年核废料的安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这两个观点于2011年4月23日在读卖新闻发表。

读卖新闻是全球最大的报纸,发行量1400万份。在对吴辉的采访发表17天后,日本于2011年5月10日宣布放弃核能的发展计划。

现在中国准备核电大跃进,他再次站出来宣传核电的真相,给人们描述了核电将毁灭全人类的后果。他说的是否客观,是否正确,请大家斟酌、明辨。)

一、核电将毁灭美国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现在有104座核反应堆在运转。美国都可以建核电站,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建?

难道核电还能毁灭美国吗?

——说对了!

核电将毁灭美国!

并不是说,美国人强大,就可以不受惩罚。美国人也是人,它也无法超越自然的力量,这是基本的科学伦理。恐龙能够毁灭,人类为什么就不能毁灭?美国人可以例外吗?

美国最初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狂热投入到核电建设。1953年艾森豪威尔甚至宣称,“核能将会便宜得无法计量”。政府投入2万亿美元,在保险公司拒绝承保的情况下,国会通过法案,让核电公司在重大事故下免于承担责任。当时的研究人员预计,到2000年将至少有1800个核电站提供全世界21%的商业能源。

可是经过50年的发展,当初的目标并未实现,倒出现了核电站无法安全退役、核废料无法妥善处置的悲剧现状。

美国发展核电是一时的冲动。有的冲动,后果是可以挽回的,但有的冲动,后果无法挽回!譬如杀人、譬如一时冲动跟艾滋病上床,那个错误一旦犯下,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美国冲动上了核电,造成现在的悲剧,这个后果可以挽回吗?

无法挽回!

因为核废料的污染长达20万年!没想到吧?40年发电,20万年污染!痛苦时间是快乐时间的5000倍!好比一个人一生的性生活5000次,和艾滋病做一次就完蛋了!所以核电恰恰就是一个工业艾滋!

40年的快乐,将给美国带来20万年的痛苦!美国人已经感染了工业艾滋,死定了!(核废料污染时间的数据来源:泰勒·米勒著,《在环境中生存》,汤姆逊学习出版社,2004年第13版,第56页)

大家看,这是美国汉福德工场核反应堆退役前后的对比图,左边是退役前的情况,右边是退役后用水泥棺墓封存的反应堆核心。(图片来自:宋学斌著,《核设施退役管理实践》,中国原子能出版社,2013年10月第1版,第46页)

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在于,混凝土的寿命只有100年,100年以后,混凝土就在日晒雨淋之后开裂了。这个核棺墓在100年之后将会泄露!

我们来看,这是一栋普通民居20年的混凝土,钢筋裸露,已经多处裂缝。

20万年是漫长的距离,秦始皇到现在才2000年,20万年是100个秦皇汉武的周期。混凝土20年就钢筋裸露,100年以后就整个破碎,500年变成齑粉!那时候,汉福德工场的水泥棺墓将变成一滩核废料与水泥粉末混在一起,无可挽回地泄露!

那为什么美国在处理汉福德工场的反应堆退役时,不将其彻底拆除,而要留下这个隐患呢?

是不是美国人傻?

不是的啦。是无法拆除啦。大家看,这是切尔诺贝利被辐射灼伤的消防员手臂。反应堆核心剧烈的辐射,能让人分分钟命毙当场!这也是核反应堆无法彻底拆除的原因!

美国人聪明,但是美国人也是人,美国人也无法让反应堆彻底挪走。大家再看,这是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的棺墓,它只有29年,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乌克兰准备建设新的棺墓,新棺墓据说可以管100年。

100年以后呢?如果人类还是想不出办法,那就只有继续新建棺墓,拦住核废料的扩散。

每过100年给这个反应堆建一层新的棺墓,20万年需要多少层?

2000层!

我们能想象,所有的核电站的核反应堆,都需要建2000层棺墓来阻止它的泄露吗?

如果想到了这一点,艾森豪威尔当初绝对不会说“核能将会便宜得无法计量”这样的话。他没有考虑核电站退役的问题。

然而核电站的退役是无法回避的,艾森豪威尔只想到建核电站,让“核能便宜得无法计量”,但是上天,会把核电站退役的费用加到艾森豪威尔的算盘上。

艾森豪威尔是总统,他有权力拒绝这个费用吗?

如果拒绝,那就得死。

整个美国104个核反应堆,如果全部泄露,美国这片土地将彻底废弃。核废料主要是重金属,具有极高的放射性,猛烈的生物毒性,漫长的衰变周期,只需要10微克即可以让人致死!一个100万千瓦的核电站一年产生30吨高能核废料,40年就是1200吨,可以毒死1200亿人,可以让全人类死20遍!

如果核废料不存在,我们可以说核电是安全清洁的能源。但是核废料肯定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无视,是无视不掉的。核电站退役的费用,我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今后的100年至20万年,美国人必须不停地给核电站建棺墓。别无选择。

当然,100年以后我们早死了。所以核电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肯定是安全的。所以,没有孩子的人,或者愿意不要子孙的人,可以不用关注核电的安全。

但大多数人还是要孩子的。我们如果想到自己会死,那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不能做断子绝孙的事情。

2000层棺墓其实也不解决问题,因为反应堆安全壳中的金属层锈蚀以后,核废料还会从底座下泄露,这是无法阻挡的。大家熟悉的水泥屋顶,只有几年的时间就会漏水,缝隙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是重新加盖瓦屋顶。

所以美国解决不了核电站退役的问题,美国死定了,核电将毁灭美国。我们现在之所以看不到这个危险,仅仅是因为危险还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工业艾滋,已经注入到美国的身体之内,美国的毁灭只是早晚问题。

美国解决不了核电站退役的问题,德国、法国也不能例外。所有的核电站都不能例外。

二、核电将毁灭人类

核灾难具有不可逆性,而核废料的扩散将会让核灾难全面覆盖地球。人类很可能如同恐龙一样整个灭绝。

1、人类已经发生的核灾难

核灾难有多么可怕?让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人类所经历的三次核事故。

一、三里岛核事故。1979年3月28日凌晨4时,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三里岛核电站,发生因水泵故障而导致堆芯失水熔化和放射性物质外逸的重大事故。事故导致60%的铀棒受到损坏,反应堆最终陷于瘫痪。此事故为核事故的第五级。(最高级别为7级)

事故发生后,全美震惊,核电站附近的20万居民恐慌撤离。当时的总统吉米•卡特访问事故现场,宣布了“美国不会再建设核电站”的决定。

三里岛事故耗时11年才完成燃料碎屑的回收,损毁的机房至今还摆放在那里,没有妥善拆除的方案。因为事故造成的后遗症,巴布科克和威尔科克斯公司最终倒闭。1979年以后,美国放弃了核电,拟将建设的120座核电站被全部取消。核电领域的佼佼者——西屋公司随后将主导权转让给日本东芝株式会社,通过在国外建设核电站,勉强维持命脉。

二、切尔诺贝利事故。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厂发生爆炸。因为一次失误的安全试验,导致反应堆的巨大屋顶被整个掀掉(如下图),8吨多放射性物质被高高抛入大气层。这次灾难所释放出的辐射剂量是广岛原子弹的500倍。

乌克兰卫生部表示,这次事故造成12.5万人死亡,350万人患病。近40万人不得不离开家园。前苏联约1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山东省那么大的地方,已经不适合居住。这次事故的代价高达3580亿美元,是前苏联生产的全部核电的总价值的许多倍。(数据来源:泰勒·米勒著,《在环境中生存》,汤姆逊学习出版社,2004年第13版,第338页)

今日的乌克兰仍然无法摆脱核事故的梦靥,当年的石棺因裂缝已经无法阻止核污水流入湖泊,无法防止放射性物质渗入地下水,基辅300万居民饮水安全受到威胁。乌克兰现在要建一个新的棺墓,但是也只能管100年。

三、福岛事故。2011年3月11日,因为9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冷却系统破坏,导致反应堆氢气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造成和切尔诺贝利同样严重的事故。核电站周围30公里成为无人区,20万难民无家可归。东日本的土地已经不可用。

福岛事故迄今仍没有过去,核污水仍以每天400吨的速度排入海洋,事故的处理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福岛事故之后,日本宣布放弃核电。德国(核能发电占31%)、瑞典(核能发电占39%)计划在今后20-30年里逐步取消核能发电。法国削减了核能发展计划的一半。

但因为中国还没有亲历过痛苦,所以我们对核电的危险置若罔闻,还要狂热发展核电。

核事故有多么恐怖,我们来看一组图片:

这是切尔诺贝利的鬼城。

这是切尔诺贝利的幸存者。


这是因为受到切尔诺贝利辐射而致畸性的孩子。

我们总认为,这是别人,这不关我的事。但如果我们认真地想一想,我们其实不是看客,我们都是同一间屋子里的囚徒,切尔诺贝利的悲剧,终究有一天会走到我们这儿来。

1954年美国犹他州的圣乔治沙漠中,有220名摄制人员在这里拍摄了一部名为《征服者》的电影,两个月后他们离开,竟然有91人同时患上癌症,46人随后被夺去生命。悲剧的原因不久之后被揭晓,是因为他们都吸入了过量的放射性尘埃。这片沙漠的200公里之外,是美国军方的一个核试验场,这里曾经爆炸过11枚原子弹。

大家想一想,200公里之外的核试验,仅仅2个月时间能让46人夺去生命,那相当于500颗原子弹的核电站泄露,会是什么后果?我们离最近的核电站有多远?我们是不是可以侥幸剂量不够?我们是不是可以侥幸核废料不要扩散?

三里岛、切尔诺贝利、福岛,都并没有结束。三里岛的机房无法处理,是不是可以永远搁置而不破碎?切尔诺贝利的棺墓正在破损,正在污染基辅的地下水,是不是不会造成危害?福岛的放射性污水以每天400吨的速度排入大海,是不是不会流到中国来?

在今后漫长的20万年内,人类必须要和核废料的扩散打一场战争,这场战争要持续100个秦皇汉武的周期。在战争期间,我们将时刻遭受无孔不入的核尘埃的侵袭,它所到之处,一切生命都不可逆转地毁灭。人类之间的战争,阵地失去了是可以夺回来的。但是人类和核废料的战争,阵地一旦失去,就永远也夺不回来。核废料所到之处,全部变成鬼城,永远无法逆转。

这和地震、洪水、交通事故等灾难有着本质的区别。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举世震惊,但因为土地没有破坏,孩子源源不断从女人的肚子里的生出来,现在唐山和汶川已经丝毫看不到地震的痕迹。而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就不一样,因为核废料的泄露,一切充满剧毒,水不能喝,粮食没有了,女人生不出孩子,这里成为生命禁区,永远也恢复不了。

200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二十周年的时候,凤凰卫视去现场做了一期采访,女主持人陈晓楠描述,那里是一种“震耳欲聋的寂静”,“Deafening silence”。我们能体会到吗?没有知了,没有蟋蟀,没有虫子,没有任何声音,耳朵的听觉功能完全丧失,就像被爆炸震聋了一样。大家上网搜索《20年黑色记忆——切尔诺贝利探访记》,可以看到这段时间为70分钟的视频。

2、人类将要面临的核灾难

然而,三里岛、切尔诺贝利和福岛,还不是人类核灾难的全部。核灾难的大头还在后面。所谓的“大头”,就是指核电站的高能核废料。这些东西人类无法处置,泄漏到环境中是早晚的事情。

高能核废料的处置有三个去处:第一,丢到海里;第二,送到太空;第三,在陆地上深埋。

丢到海里已经被国际法所禁止,1972年的《伦敦公约》规定禁止向大洋倾倒放射性废物。因为这将导致人类失去整个海洋。

运到太空当然是最安全的,但人类已经累积了大约20万吨核废料,这个发射是巨大的成本。而且因为存在着发射事故的可能性,这一方案也因此被否决。

在陆地上深埋,最终也行不通。美国内华达州的尤卡山核废料处理场,筹划了30年最终放弃。原因是核废料持续高热,一吨核废料的功率大约13千瓦,相当于一个桑拿浴室的电炉,如果不能持续冷却它,它就会自燃,造成氢气爆炸。日本的福岛事故就是这么造成的。(数据来源:王俊峰,《放射性废物处理与处置》,中国原子能出版社,2012年11月第1版,第19页)

太阳的平均功率密度不过155瓦/吨,但是经过巨大的累加之后,太阳中心的温度达到1500万度!核废料的功率密度比太阳要高得多,如果它深埋于地下,经过100年或者200年的积累,同样会产生可怕的高温!

大家看,这是绿色和平组织用红外镜头拍摄的运输核废料的火车,它们在持续发热。这是核反应,能量比原子弹要大得多,只是释放缓慢。但是经过上百年的累加,不爆发是不可能的。

核废料的爆炸不是没有发生过,1957年俄罗斯南部车里雅宾斯克州的钚生产基地,就出过一次核废料的爆炸事故,这次爆炸导致周围2600平方公里变成无人区。人呆在那里一个小时就会丧命。

就在前几天,2015年10月31日晚,比利时北部都尔的一座已经关闭的核电站发生爆炸,这个后果有多严重,大家继续关注新闻。我的感觉这肯定是核废料爆炸,凶多吉少。

3、快堆不能解决核废料问题

现在有所谓的第四代核技术,“快堆”,号称能够解决核废料的问题,似乎是一根救命稻草,但真相如何呢?

快堆,是“快中子反应堆”的简称。它用钚239为燃料,在燃烧的过程中释放快中子,能让铀238又转变成钚239。这个意义在于让铀238得以利用。自然界中的铀,可作为核燃料的铀235只占0.7%,另外还有99.3%的铀238无法利用。快堆把铀238转化为钚239,理论上可以让铀的利用效率提升70倍。

一句话,快堆的意思就是,核废料中的钚239还有用,用好了还可以把铀238加进来用。

但是人类20万吨核废料摆在这里,你用啊,快点用啊!想什么丢到海里,葬到太空?

快堆不是把核废料整个吃掉,只是把核废料的一小部分加以利用。核废料中的钚就算提取出来,剩下的残渣依然还是需要处理。而且这个钚不可能完全提取干净,只要有残留,一样的毒死全人类。

快堆如果实现了安全的商业化应用,有可能缓解(仅仅是缓解)核废料的危机,但是再建新的核电站,那就是不要命的搞法。打一个比方,我们听说了一种可以缓解艾滋病的药物,那么理性的做法是安下心来治疗,而不是更加放纵去和艾滋病人乱搞。

况且,快堆“实现安全的商业化应用”谈何容易?快堆用剧毒的钚239作为燃料,燃料浓度比普通铀235的反应堆高4-10倍,功率密度比普通反应堆高4倍,用金属钠做冷却剂。这些东西让人不忍卒看,看了心里发麻!

核废料的问题无解。无论是极其危险的“快堆”再利用,还是直接丢到海里或者深埋,核废料早晚都会跑到环境中来。相对于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泄露,人类将要面对的核灾难,大头还在后面。

三、政治不能僭越自然

因为机缘巧合,笔者在2004年受远大张跃先生的委托筹建“北京能源俱乐部”,与中国乃至世界的顶级能源专家打交道。那一年的12月,有一次在张跃先生的办公室,和他谈到能源问题,他突然提高音调,说“核电是根本不可以用的”,当时听到他这句话,我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一年他获得了“中欧关系促进奖”,受命写一篇《2015的世界》,他在这篇文章中提到这一年(2015年)日本发生核泄漏,当我把这篇文章交给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周大地修改的时候,周大地批阅,“不要把核电妖魔化”。

一直到2011年日本核泄漏提前4年发生,我才醍醐灌顶,张跃先生是对的!核电根本就不可以用!我迫不及待找到了那篇《2015的世界》,去到张跃先生的办公室,说“日本核泄漏真的发生了”!紧接着,我写了一篇《反核电宣言》,2011年4月3日发表在“吴辉的个人网站”,然后日本读卖新闻先后两次采访我,我为此提出了两个核心观点,第一,任何安全设计都经受不住人为事故和自然灾害的袭击。第二,仅仅考虑40年运行期间的安全,而忽略20万年核废料的安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这两个观点于2011年4月23日在读卖新闻发表。17天后,日本宣布放弃核能的发展计划。

日本人在一瞬间接受了我和张跃先生的观点,但是中国的大多数人,始终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笔者的《大边界》一书,在一个极致的高度上,提出了对国家能源战略的见解,石破天惊地指出“新能源不可行,核能不可用,人类生存在边界之内”——如果这本书早两年出版,不知能救多少人的命!但是这本书于2013年在中国环境出版社被苦苦折磨一年,最后还是被退了回来,理由是“核电国家还是要搞的,你说核电不能搞,不是与国家唱反调吗?”

我真的很无语。屌丝就是用来被虐的,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这里有一个基本的科学伦理,核电能不能搞,应该由核电本身的性质来决定,而不是由国家政治来决定。美国就是一个政治僭越自然的活生生的例子,艾森豪威尔动用政治的力量,一意孤行发展核电,结果如何?

1995年,世界银行宣布“核动力在全球失败”。因为考虑到退役和核废料的处理,核能成本太高,风险太大。商业杂志《福布斯》更是宣称,“美国核能计划的失败是美国商业历史上最大的悲剧,浪费投资达一万亿美元”。(资料来源:泰勒•米勒著,《在环境中生存》,汤姆逊学习出版社,2004年第13版,第374页)

世界银行和福布斯都是美国控制的机构,他们对核电后果的估计是保守的,基于求生的本能,他们不会说也不敢说“核电将毁灭美国”这样的话。但实际的情况比他们所宣称的要可怕得多。艾森豪威尔的一意孤行,实际是葬送了整个国家。

信迷信的人可以去反思,美国的先辈为什么不多积德,为什么要屠杀印第安人,以至于占了人家的土地现在又得还回去。对于不迷信的人,我们只能认为这是运气不好,美国走在探索自然的最前沿,在涉足前人没有到过的领域,任何风险都可能出现,这样的风险包括建核电,包括国家的毁灭。

我只是一介草民,断然不敢与国家唱反调。我只能是向国家陈述事实的真相,这是对国家的忠诚,怎么能说是唱反调?

受张跃先生委托,2005年我参与翻译了美国人一百多万字的环保巨著《在环境中生存》,我现在就核电问题的几个关键论点出示我的论据:

1、核废料的污染周期20万年

这是核电不可用的根本原因。20万年是难以想象的距离。秦始皇2000年,易经7000年,再往前的历史已经无法考证。如果混凝土寿命只有100年,那么数百年后(相对于历史的长河这只是一瞬间)所有的核废料都将毫无遮拦地裸露。“核废料污染周期”的论据来自《在环境中生存》第56页,“钚-239的半衰期为24,000年,在核反应堆中生成,用作某些核武器的炸药。当吸入微量颗粒时,可引起肺癌。因此它必须安全储存达240,000年——约为地球上最新物种生存时间的4倍。”

2、混凝土的寿命100年

混凝土的寿命受多种因素的影响,100年是较高的标准,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混凝土结构耐久性设计规范》所规定的混凝土年限,“大型桥梁、隧道、重要市政设施的设计使用年限”是“不低于100年”。

3、核废料的功率密度13千瓦/吨

这是核废料无法处置的根本原因。如果是一个死的东西,深埋于地下,只要没有地下水冲刷,它就永远存在那里。但因为它不断散热,埋于地下会让周围的岩石变成熔岩,最后形成火山爆发。如果沉于海底,它也会不甘寂寞,通过热量的带动与表层的海水对流,然后被带到整个海洋。核废料功率密度的论据来自于《放射性废物处理与处置》一书第19页,放射性废物的热效应,表1-8,高放废物在离堆100年后热功率为13.4千瓦/吨。

大家如果对我提供的证据有怀疑,尽可以去核实,甚至亲自去做试验。核废料的半衰期、热效应、混凝土寿命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是很简单就可以验证的。

如果这三条没有问题,那么核电站的棺墓迟早会破碎,核废料迟早会泄露!

除非你故意要毁灭人类,否则核电根本就不可以用!

现在美国、英国这些核电的鼻祖,要中国去帮助建核电站。中国不能去赚这个钱。因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必须把核电的后果告诉美国、英国,让他们取消建核电站的想法。

美国弃核已经36年了,三里岛事故以后美国总统卡特正式宣布放弃核电,西屋公司被赶出美国(后来又害了日本)。所以美国请中国建核电,这个事情很蹊跷!美国、英国、法国和中国搞核电合作,很可能是另有所图,是希望把核废料弄到中国来处理!

那么这也是要不得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英国法国自己都搞不定核废料,怎么能把脏活推给中国呢?

中国自己的问题也很麻烦,认真地说,核电站建起来了,那点钢筋水泥的损失是不足挂齿的,一旦发电,产生了核废料,在几百年之后,方圆几百公里的人和动物被全部毒死,变成“震耳欲聋的寂静”,这个损失才大。所以即便建起了,不发电也是国民的福音。

Please indicate: 无趣的人生也产生有意思的事件 » 核电站发生事故还有多远?

Hi, you must log in to comment !